返回
顶部
首页 > 十二地市 > 南通 > 动态 > 正文
酒驾、逃逸仍获理赔?南通崇川法院发布金融审判典型案例
肇事司机酒后驾车,事故后还逃逸,保险公司依然被判全额理赔,只因未尽提示义务。7月16日,南通市崇川区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了十个金融借款及保险纠纷典型案例。

现代快报7月16日南通电(通讯员 徐振宇 记者 花宇)肇事司机酒后驾车,事故后还逃逸,保险公司依然被判全额理赔,只因未尽提示义务。7月16日,南通市崇川区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了十个金融借款及保险纠纷典型案例。



在这一典型案例中,孙某通过手机支付宝平台向太平保险公司投保商业车险。数月后,孙某酒后驾车与鲁某驾驶的车辆发生碰撞并弃车逃逸,导致鲁某受伤、两车受损,公安机关认定孙某负事故的全部责任。因鲁某的车辆在紫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投保,鲁某修车后申请理赔,紫金保险公司向其支付了保险金。随后,紫金保险公司向崇川法院提起保险人代位求偿诉讼,要求孙某和太平保险公司赔偿其支付的保险金。


诉讼中,太平保险公司提出孙某系醉酒后驾驶机动车,属于免责事由,不应承担赔偿责任。但太平保险公司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向孙某送达了投保单、商业险保险条款之类的相关材料,且该公司不能提供证据证明网络投保时已就相关免责事项向孙某进行了提示和说明。


崇川法院一审判决被告太平保险公司一次性支付原告紫金保险公司保险代偿款,后太平保险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保险人将法律、行政法规中的禁止性规定情形作为免责条款的免责事由的,仍应向投保人进行提示,以使得投保人知道违反禁止性规定与保险人免责之间的直接关联性。本案中,孙某虽然酒后驾车、弃车逃逸为法律所禁止,但该免责条款因保险公司未对投保人尽到提示义务而不生效。”崇川法院金融庭庭长陈晶作出解释。


“崇川法院于2018年初组建金融审判庭,专门审理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保险纠纷、票据纠纷以及破产清算等案件。两年多来,金融借款和保险纠纷案件的受理和结案数居全市各家法院首位。”崇川法院党组成员、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张志成介绍,随着社会金融活动日益活跃,各类纠纷也日趋复杂,借名贷款、贷款转借他人、担保设立以及银行放贷管理不严产生相关问题,保险格式条款、免责条款的理解和生效问题,这些层出不穷的问题都对金融审判法官的专业素养提出更高要求。“我们会继续做好司法保障服务,努力优化营商环境,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相关推荐
热点
版权所有 江苏现代快报传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7~2020 xdkb.net corperation. 苏ICP备10080896号-6 广告热线:96060 本网法律顾问:江苏曹骏律师事务所曹骏律师